金子和沐靈兒在城門口看到唐離和寧靜,兩對夫妻便一道往北走。

而睿兒趕了好幾天的路,總算趕到冰海岸邊。

大年三十夜,沒有月亮。

冰海岸邊,荒涼冷清,不見人煙。

這就像是黑暗的世界,不管朝哪一個方向看去,都是黑,漫天遍地的黑,沒有盡頭的黑。黑暗而且寂靜,除了呼嘯不斷的北風聲之外,再也聽不到其他聲音。

軒轅睿就站在冰海岸邊,腰桿挺直,立如勁松。

年僅二十歲,可他比同齡人要高出一個頭,因為常年習武的原因,身體比同齡人也要硬朗精煉很多。

他穿著錦白色的便裝,腰懸玉佩,外披一件華貴的紫狐裘披風,那眉宇間的冷靜和孤傲,簡直和和年少時龍非夜一模一樣。

他一手負在背后,一手提著燈籠,這滿天滿地的黑暗里,就他手上這一抹小小的光亮。

這光亮雖小,可風再大,都吹不滅!

這光亮雖臉冰海一隅都照不亮,但卻能照亮他那雙黝黑深邃的眼睛,讓他看清楚漫漫前路。

一年而已。

今日的軒轅睿,已經不再是昔日的軒轅睿。

兩年,三年,甚至是十年之后的軒轅睿呢?

軒轅睿沉思著,這個時候,前方的黑暗中也出現了一抹光!

他眺望過去,冷俊的眉宇終于暖了些許。

或許,他比父皇要幸運很多。

父皇那顆冰冷的心,從來都沒有人能溫暖,直到母后姍姍來遲。

而他,有太傅,有干爹,有離叔金叔;還有父皇留給他的一群謀士,一群忠臣,母后留給他的不少人脈。他的心,總能被溫暖;他的路,不至于那么孤單。

那一抹光越來越近,也越來越明亮。

只見一頭高大傲岸的雪狼馱著一個紅衣男子疾馳而來,雪狼后背架著一張寬大的椅子,鋪著好幾層狐裘,而椅子三面全都各插了十根紅色大旗子,棋子末端都吊著一個大紅燈籠。

隨著雪狼的劫持,迎著風,紅旗飄揚,燈籠搖曳,這畫面真真是醉了。

不知道的人遠遠看去,真會把雪狼誤當作怪獸的!

但是,軒轅睿一眼就認出雪狼和他干爹顧七少來。冷了好幾日的臉,不自覺就綻放出久違的笑容來。

他大喊了一聲,“干爹,小東西!”

顧七少騎著雪狼,八面威風,帥氣凜凜而來,一聽睿兒這聲大喊,他立馬從舒坦溫暖的狐裘大椅上跳下來,落在小東西背上,揪住了小東西的耳朵,示意小東西停住。

只可惜,平素聽話的小東西一見著小主子,立馬就把顧七少拋到腦后去,它非但沒有理睬顧七少的命令,而且還猛地一晃,差點把顧七少從背后晃下來。

它疾馳而來,都有些剎不住車,一下撲向小主子就直接把小主子給撲到在地上,而站在它背后的顧七少就這么冷不丁往前飛了出去。

軒轅睿一把抱住小東西,一人一獸便在雪地上滾了起來,全然不管顧七少。

顧七少一栽倒在雪地上,潛伏在周遭的金眼雪獒就全都冒了出來,從四面八方將他包圍住。

一年呀!

整個一年的時間,這群金眼雪獒都找不到機會圍攻顧七少。不為別的,只因為顧七少每次都騎坐在雪狼后背,威風凜凜。金眼雪獒自是不敢靠近雪狼,只能眼睜睜看著顧七少一如既往經常往來冰海兩岸,卻奈何不了他什么。

現在,機會終于來了。

顧七少環視周遭一眼,立馬爬起來抽出匕首,而幾乎是同時,所有金眼雪獒全都撲過來,瞬間就將顧七少的身影淹沒。

闊別一年,一場人狗大戰可謂激烈。

雖然過程久了一些,但是最后還是顧七少贏了,當他從一群趴下的金眼雪獒中站起來之后,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