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樂部的運轉重新回歸正軌,青訓生茁壯成長,一隊老流氓們不招是惹非,世界賽后,hog的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發展。

大賽后的短暫閑散期里,于隊長白天幫忙帶帶青訓,晚上睡睡前隊長,日子過得很滋潤。

非說有點什么發愁的,就是……

于煬反復查了查自己的余額,連比賽回來后還沒來得及兌回人民幣的美金現金全算了上了,一共不到兩萬塊錢。

按理說一線戰隊的一隊之長,沒道理混成這樣的,奈何于煬因之前的種種,被前隊長現老板扣了工資卡。

祁醉是為了名正言順的替他每月給母親和弟弟打錢,賀小旭則是怕了于煬動輒百萬的折騰,想讓祁醉替他存點養老錢,所以縱然繼父事件過去了那么久,祁醉仍然是以于煬的監護人身份接管著他的工資卡。

世界冠軍于隊長,表面風風光光,私下每月卻像一樓的未成年青訓生一樣,要眼巴巴等監護人打零花錢。

前隊長每月給他打零花錢倒從來不小氣,原本說是一月一萬,可每月都沒下過三萬,于煬整天在基地訓練,沒花錢的地方,攢了不少,但之前出國給祁母祁父買禮物,幾乎全花了。

祁母給的巨額紅包,又被賀小旭催鼓著買了理財。

于煬皺著眉,蹲在露臺的花壇邊上吸煙。

他看中了一對戒指。

戒指造型挺大氣,應該是祁醉喜歡的。

上面鑲了三圈亮晶晶的鉆,是于煬喜歡的。

價格對于煬來說也談不上貴,七萬八一枚,但關鍵是……手頭沒錢。

一次買兩個,得十幾萬塊錢了……

于煬深深吸了一口煙,掐滅了煙,回訓練室了。

于煬開了直播單排,有點心不在焉。

于煬越想越覺得那戒指配祁醉。

祁醉手指修長,骨節分明又不夸張,戴這種寬戒面的戒指完全駕馭的住。

雖然平時訓練不能戴,但休假的時候還是能戴一戴的吧?

一個手機,祁醉都能像得了個大哥大一樣滿世界顯擺,戒指這種帶有特殊意味的東西,他應該會更喜歡吧?

祁醉一定會戴的,沒準訓練時都不樂意拿下來。

親熱的時候,那肯定更不愿意摘了!

戴著戒指親熱的話……

于隊長不知想到了什么,耳朵漸漸的紅了。

于煬咳了下,一槍爆了對面人的頭,心猿意馬,更想買了。

一樓,祁醉打了個噴嚏。

“感冒了?”賀小旭警惕,“感冒了記住跟youth保持距離,別把他傳染了?!?/p>

“沒感冒……”祁醉皺眉,“誰想我了吧?!?/p>

在一旁謄寫資料的賴華冷冷道:“罵你還差不多吧,最近又缺什么德了?”

祁醉仔細想了下為難道:“那可太多了?!?/p>

賴華瞪了他一眼。

三樓,于煬打完一局游戲,退出游戲界面出神。

跟祁醉要自己的存款當然可以,但祁醉肯定會問要買什么,那就沒驚喜可言了。

送戒指什么的……不都要驚喜嗎?

從別的地方弄錢……

于煬看看不遠處的卜那那。

這個基地里,除了祁醉,就卜那那最有錢了。

半休假期,練習賽少,大家都挺悠閑,卜那那正一臉淫|笑的看網紅直播,于煬走到卜那那身后,一眼看見了網紅直播界面上的大標題:

【打賞一個流星雨給房管,打賞十個流星雨加主播微信】

于煬瞠目結舌,“加個微信……就要一萬塊錢?”

“哎呦我去!”卜那那嚇了一跳,胖子手忙腳亂的坐好,一邊整理鍵盤鼠標一邊裝正經,“我跟老凱約了一會兒雙排,他還沒起呢,我這正等他呢……”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