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落花葉,山川驅馬人。

今天拍的是祁安死于大燕王宮的這場戲。

凌晨五點,祁安就被劇組的場務助理叫醒。

因為她沒帶助理過來,這人是張導臨時分配給她的。

祁安昨晚睡得挺早,起來后緩了緩,倒也沒覺得有多困。

一邊洗漱,一邊回想劇情,眨眼睛就稀里糊涂地到了片場,劇組的化妝師已經在等著了。

“小安啊,快過來?!?/p>

化妝師比祁安大不少,率先打招呼也算是表達友好的方式。

“肖姐?!?/p>

祁安乖巧地走過去,從助理手中接過熱茶。

“這一大早怪冷的,順路給您帶了點熱茶,您要是不嫌棄可以嘗嘗?!?/p>

肖曼笑著接了過去,“小安有心了?!?/p>

她昨天剛從另一個影視基地趕過來,網上關于祁安的事鬧的沸沸揚揚,她還以為是一個多能折騰的藝人,自己接觸后才知道人言可畏。

祁安安靜地坐在椅子上,耐心的等著上妝,在上妝間隙還時不時拿出劇本默背兩遍,然后閉眼冥思。

從肖曼的角度看過去,能清楚的看到女生卷翹的睫毛。她的側臉專注而柔和,瑩白的皮膚在燈光下更是顯得吹彈可破。

祁安想著想著入了神,最后居然一不小心頭靠在椅背上睡了過去。

畢竟是剛成年的年紀,傷也才剛好,雖然精神不錯,可身體卻容易疲憊。

肖曼拿著化妝刷小心的遮了遮祁安頸邊的傷口。

那道口子很深,上面的痂還沒掉完,一半露出新長出來的嫩肉,肖曼看著就疼。

小助理也注意到肖曼的視線,小聲地補充道:“我今早還看到安姐胳膊上好幾道口子,都比這個深?!?/p>

祁安睡覺不喜歡穿太多,再加上有空調恒溫,睡覺時整條胳膊都露到了被子外面。

她身上的傷口大多是被威亞線劃的,之前也準備等戲拍完了去切個疤,要不等到夏天實在不好看。

肖曼嘆了口氣,沒有多說什么。

等祁安一身行頭弄完已經快七點了。

今天上午要先拍一場策馬的戲,是齊長洛死后看到的場景。這一場,她換回了繁復的齊國宮裝。

“安姐,你們好了沒?”導演那邊派了人來催。

“這就來?!逼畎沧詈罄砹死硪滦?,小助理緊跟上去拿起了裙擺,祁安道了聲謝。

小助理昨天剛被分過來跟著祁安,她只知道祁安好看,但是現在近距離接觸,還是覺得有點心跳失衡,況且這個美人剛剛還溫柔的和自己道了謝……

“安姐,你真的好好看?!?/p>

陳珍不由得嘀咕出聲。

祁安聽到后愣了愣,轉而彎起眼角:“謝謝,你也很可愛?!?/p>

“哈哈哈哈,小安啊你就別再逗你小助理了,沒看到她都快從臉紅到脖子了嗎?”

“肖姐,我說的都是實話,我家珍珍不可愛嗎?”

“可愛可愛,怎么能不可愛?!毙ぢχf。

眼看陳珍頭都要低到脖子里了,祁安才放過了她。

“好了,走吧?!逼畎舱f著率先打開了門。

啊啊啊啊要死了,小助理在心里瘋狂尖叫。

“你不是說好了嗎,怎么還沒來?!绷硪贿厪垖б呀浽诖吡?。

場務剛想說什么就被不遠處的一陣喧嘩聲吸引了過去,緊接著眼前一亮:“這不就來了嗎?”

張導轉頭看向剛走進來祁安,她今天換上了一身明黃色的曳地長裙,魏晉古風的寬袖松松軟軟的墜在兩側,衣領處露出一點雪白的紗衣。同色的絲線在裙擺處堆出繁復的花紋,腰間系著一根杏白色的腰帶,顯得小腰盈盈不堪一握。

一頭墨色長發被一根淺色緞帶束在腦后,額頭旁單獨挑出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