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嘟——

林非聽著對面傳來的忙音,神情復雜。

短短不到一分鐘的通話時間,他聽到他班主任身上的bgm變化了好幾種。

而且聽著其中一道bgm,他居然想到了一個詞——陰險。

林非暗罵自己一聲,用這個詞來形容艾爾法身上的bgm,他真的是太過份了!

“但是……”林非摸著下巴,不懷好意地想:用這個詞是最合適的。

他能感覺到艾爾法對于他的行為很氣憤,但在電話里,卻還是裝出了一副親親老師的樣子。

不是他說,這面上笑嘻嘻,心里mmp的樣子,實在是太契合他的品味了!

“感覺這學??赡軙芎猛?!”

遇上自認志同道合的人,林非一掃之前的陰郁,整個人都活了過來。

尤其是,他可能知道他聽到的bgm有什么用了。但具體他猜的對不對,還需要實驗。

而學校那么多人,是最能試出他的想法究竟正不正確的!

林非從床上爬起來,在衣柜里隨便扒拉出一套衣服,套上進了洗手間。

洗完臉,他從機器人管家手中收到今天早上就到了的快遞,拆開包裹,把抑制環塞進包里,元氣滿滿地出了門。

到了學校門口,他才別上自己的胸卡,慢悠悠地去找自己的班級去了。

路上和好些學生擦肩而過,林非一邊聽著吵吵嚷嚷的bgm,一邊看著美女,心情莫名變好。

這幾天天天待在家里,他都快長毛了!

他這個年紀,就應該和同齡人一起喝酒逃課,打架斗毆,呸,助人為樂才對!

十五分鐘后,林非找到自己的班級,從后門進了教室,而后按照這具身體原本的記憶,準確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繼而看了一眼自己的同桌。

他的同桌是一個長相清秀的男生,見他坐下,扭過頭看向他,露出一個軟糯糯的笑容,兩邊的酒窩深深陷了下去,“林非,你回來啦!”

“嗯?!绷址呛貞艘宦?,偷摸看了一眼對方的校牌:陳晨。

回憶了一下自己腦海里的記憶,林非松了口氣。

原主在學校都不怎么說話,幾乎獨來獨往,所以雖然已經是大三了,但他和班上的人關系都很疏遠。

就算陳晨這個同桌,他們之間也僅限于問個好,借個東西。

但與其他人比起來,陳晨和他的關系應該是最好的。

林非頓時笑了,幾乎立刻就決定把陳晨列入觀察對象中。

“陳晨,”林非露出人畜無害的笑容,“這幾天我沒來學校,老師都講了什么?”

“啊……”

三年的同桌主動和自己說話,陳晨先是一愣,而后驚訝地差點扔掉手中的書,略激動道:“下周要進行體能測試?!?/p>

“這樣嗎?我知道了,謝謝?!绷址堑懒酥x,收回視線,從抽屜里拿出了下節課的教材。

林非隨便翻了翻,略顯可惜地看著筆記記得整整齊齊的書。

這筆記到他手上,算是廢了。

別說他壓根不記筆記,就算要記,也得記自己喜歡的東西,比如說戰艦的制作這些。

至于原主選的文秘專業,他壓根不敢興趣,要是記筆記也是為難他了!

林非嘖了一聲,而一旁的陳晨暗暗給自己鼓了鼓勁,才鼓足勇氣開口,“那個……”

林非側頭看向陳晨,眸色淡淡,看起來冷淡地一匹。

陳晨緊張地低下頭,錯開林非的視線,把手中的書遞過去,慌亂地連話都說不清,“雖然我成績不是很好,但是我筆記是認真記的,雖然……記得筆記沒有你的好,但是你要是不介意……”

林非略顯無語,但看陳晨緊張地手足無措的樣子,他還是接過了那本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