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上的兩人沉默對峙著。

顧亦辰有點煩躁,臉色冷冰冰的。自從蘇念昨晚提了離婚后,他到現在,就沒有遇上一件順心的事。

全世界都在勸他老婆離婚。

外面的小白臉勸離婚,是惦記著蘇念,那家里的醫生呢,離不離婚關他什么事?

“顧先生,”白驍溫文爾雅,“如果您有意解雇我,請支付合同違約金100萬,如果不是,我先去忙了?!?/p>

手機里,沈婉柔擔憂地問:“怎么了?”

顧亦辰安慰她幾句后,面無表情吩咐,“程管家,給他?!?/p>

“顧亦辰,你不要欺負白醫生!”蘇念喊了聲。她隱約聽到點聲音,但不是很清楚。

顧亦辰可能聽見了白驍勸她的話,正在為難著白驍。

顧亦辰氣得沉下了臉。

外面的野男人,蘇念惦記著,家里的醫生,她也要維護著。

不可否認,白驍生得俊美,因為缺少戶外活動,身材頎長、肌膚白皙,是個長得好看的小白臉。

顧亦辰的眼神更冷了,語氣凌厲:“白驍是我顧家聘請的醫生,輪不到你來替他出頭?!?/p>

屋內沒有聲音了。

顧亦辰的心卻緊縮了下,倏然有了點懊惱。他一直冷靜從容,但在今天,卻因為蘇念幾次失控,說些讓自己都驚訝的話。

他從來沒有否認蘇念女主人的身份。

今天,還是第一次。

蘇念垂下了眼,有點呼吸不過來。雖然清楚她沒有話語權,但聽了顧亦辰的話,依舊覺得刺耳。

直到手機那頭,傳來曲調悠揚的純音樂,伴隨著沈鈺歡含笑的嗓音:“我可以幫你?!?/p>

其實,找上沈鈺歡,蘇念也是無奈下的決定。

顧亦辰不知道發什么瘋,死活不同意離婚,她又不方便鬧大,否則驚動了蘇父,想要離婚就更難了。

想來想去,也只有沈鈺歡。

“后天民政局一開門,你就能拿到離婚證?!鄙蜮暁g的回答簡單干脆。

他的臉上掛著笑意,顯得慵懶張揚,像是熾烈的火焰,“我幫了你,你怎么報答我?”

蘇念心里突了下,小心翼翼地試探:“我很窮的?!?/p>

她就知道,沈鈺歡是個不吃虧的,不會忘記剝削她。

“我對錢沒有興趣?!鄙蜮暁g笑吟吟,語調低沉而磁性,沙啞撩人極了,“小念念,我只要你?!?/p>

蘇念的心跳有點亂。

這聲音簡直欲氣得要人命,滿屏的荷爾蒙洶涌澎湃。她都能想象出他騷包的模樣,“你別開玩笑了,也不要趁火打劫?!?/p>

“條件我開了,答不答應由你決定?!鄙蜮暁g懶懶笑著,眸色幽深暗沉,修長的手指翩飛在鍵盤上,“掛了,忙著呢?!?/p>

“嘟嘟……”聽筒里一陣盲音。

蘇念把手機摔在床上,仔細盤算了很久,心里面豁然松了些,又打電話回去:“沈先生,我答應你?!?/p>

等一拿到離婚證,她就出國去找蘇星葉,兄妹倆相依為命,徹底遠離國內的這些是非。

至于沈鈺歡,她言而無信又怎么樣,他還能強行要她嗎?而且,沈鈺希是人名警察,還可以約束一下沈鈺歡。

沈鈺歡微翹唇角,笑得意味不明,“明晚陳家有宴會,你按照我制定的步驟走,就可以得到自由了?!?/p>

蘇念的心劇烈一跳,握手機的手指微抖。

明晚陳家的宴會上,是會鬧出人命的。他們家的少爺在未成年時,和今早在海灘上死去的胡天宇一樣,侵犯了一名孕婦,而后給她開膛破腹,致使她一尸兩命。

這二人都是社會敗類,死也當是償還了孕婦的命。但解氣是一回事,親自去參與又是另一回事。

蘇念腦海里紛紛雜雜,沈鈺歡不會要帶她去殺人吧?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