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月隱去,白露初生,天邊露出魚肚白,一高一矮兩人形色匆匆。高個男子身材頎長,頭戴金冠,神情凝重。

矮個子那位彎腰低頭,身著深紅色錦袍,他便是皇帝身邊的近侍太監錢公公。

王頎大步向前走著,錢公公亦步亦趨地跟著。

二人走到一座寺廟前,錢公公對著門環扣了三下,又低聲道:“夜來風高?!?/p>

“咿呀”門開了,從里邊出來一位小沙彌畢恭畢敬地伸出一只手,作了一個請進的姿勢。三人不發一言,默默走了進去。

穿過大殿,進入內室,又拉開一道門簾。便看見一位大師模樣的老僧。大師正盤腿打坐,手里的佛珠已經很舊了,漆皮都剝落了下來。

“大師?!备邆€男子背著雙手,居高臨下。

“哦彌陀佛?!贝髱熣玖似饋?,彎腰行了個禮?!盎噬险垺毖粤T,手指一屈,一顆佛珠飛過,彈開了墻壁上那幅寫著佛字的卷軸。墻壁即刻裂開了一道口子,王頎和錢公公一前一后閃了進去。

大師一揮手,門又關上,嚴絲合縫,不留痕跡。大師捏著佛珠繼續打坐,似乎剛才什么也沒發生。

王頎與錢公公穿過窄窄的過道,暗道里十分幽暗,左右兩側洞壁上燃著丁點燭光。

長長的狹道快到盡頭了,王頎掏出巾帕掩住口鼻。一道黑漆漆的大鐵門橫在狹道口,錢公公快步上前,掏出令牌朝里邊的人一晃。

“哐當?!辫F門從里邊徐徐打開。門口兩位身著黑衣,蒙著面的暗衛單膝跪地,雙手抱拳,行了個大禮。王頎一揮手,他們迅速站起,大鐵門又重重地關上。

錢公公走在前邊帶路,左右兩邊都是鐵籠子,里邊關了不少臟兮兮已經看不出顏面的人。奇怪的是,沒有一個人發出聲音。一切靜悄悄,除了墻壁上的油燈時不時爆出一絲“畢畢剝剝”的聲音。

“主子,人已押在刑訊室?!卞X公公說完,打開了盡頭的大門,三把厚重的大銅鎖,然后抬手扭開門環上的獅子頭,露出一個凹槽,掏出令牌放入,大門這才“轟”的一聲打開了。

王頎面若冰霜,臉上一臉肅殺之氣,錢公公低下頭來,不敢多看。靜靜守候在門口。

刑訊室很大,里邊擺滿了各種刑具,光看著就覺得心寒打哆嗦,很難想象人在這暗無天日的地牢里是如何度過的。

室中央銅柱上綁著一個人,一身血衣千瘡百孔,血跡已經干涸,呈黑褐色。臉上已經看不出模樣,五官早已扭曲,只有那花白的頭發無不在顯示著此人只是個老頭。

王頎佇立靜了一會,走近,喚道:“皇叔,朕來接你出去?!?/p>

兩名暗衛將人松開,拉到一旁的椅子上。

昏暗中,明王緩緩睜開雙眼,渾濁的眸子露出點笑:“說本王造反的是你,要放本王的也是你,本王倒是好奇,你究竟想如何?”

“朕將你關起來可是救你,否則皇叔早就殞命萬丘山上了?!?/p>

“你不過是想利用我這條老命換點別的東西罷了,何必掩飾?”

王頎聞言既不承認也未否認,只是大手一揮,暗衛便將人提了出去。

“但愿你是個好皇帝,也不枉我為大昭國賣命四十載!”

“會的,皇叔,保重?!蓖蹴牭恍?。

寺廟外不遠處有一面容清瘦的中年男子,身后立著兩匹高頭大馬。

“令白?”明王剛出寺廟便瞅見遠處的鎮南王在寒風中瑟瑟而立。

“與之,我來接你回家?!辨偰贤踅庀屡L攏在明王肩頭,將他的坐騎凌風牽到他身旁。

明王接過馬繩,有些凄然:“我哪還有家?”

“有的?!辨偰贤跣Φ?。

“在天涯?”明王嗤道。

“也可,你喜歡就成?!?/p>

“你付出了什么代價將我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4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