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達趴在培養區看了許久。

通過特殊方法保存了百年的種子,想要喚醒復活實在太過困難。

艾達等的失去了耐心,站起身拍拍衣裙沾染的泥土,準備往回走,一扭頭,就看到霍桑滿臉笑意地靠著通道口一側的墻壁上。

“吵醒你了?”艾達不好意思地笑笑,“我以為我的動作夠輕了?!?/p>

霍桑搖搖頭:“不是因為你?!?/p>

當思緒不在被身側的艾達影響,一個人躺在床上,腦海之中不由得這次行動的全部細節,一樁樁一件件,他像個什么都不知道的傻子。

甚至,要借助毒蛇才能連得到四號遺跡里的那份資料。

還有一點值得疑惑。

毒蛇用吞噬閻善警告他,獲得了身體的控制權,可為什么醒來的是他而不是毒蛇。

核心區一定發生了毒蛇意料外的事情。

他腦子里亂糟糟的,即使這樣,艾達打開房門的瞬間,他還是清晰的捕捉到了她的動作。

他還是跟著出來,看到那倒纖細的身影,霍桑的心再一次平靜下來。

艾達擁有這樣的力量。

“回去休息吧?!卑_走過來,“我也要回去了?!?/p>

霍桑一把拉住艾達,將她攬入懷中。

“霍桑?!?/p>

“噓?!蹦腥藢㈩^埋入她的肩頭,“讓我靠一會兒?!?/p>

艾達感到到了他的脆弱。

她輕輕拍拍他的背。

“這里冷,我們回去說?!卑_小聲提議。

“你冷嗎?”霍桑垂簾,艾達衣裙單薄。

他抿抿唇,攔腰抱起艾達。

“我們回去?!彼_口。

艾達抬頭看著霍桑的側臉,男人下顎上冒出幾根青澀的胡茬。

進入四號遺跡直到現在,他都未曾真的停下來休息。

omega抬起手,拂過霍桑的側臉,眼睛直勾勾地看著他那熟悉的面容,淺色的眼底泛起微光。

“看入迷了?”男人側低著頭,克萊因藍混合莫奈灰的溫柔,直入靈魂。

艾達發誓,她會一輩子記住這雙眼眸,與他望著她的眼神。

omega拍拍霍桑的手臂,示意他放她下來。

男人會意,將艾達放下來。

艾達站定,伸手遞給霍桑。

“喏?!?/p>

霍桑側頭輕笑一聲,死死扣住艾達的手。

這細軟的觸感讓霍桑愛不釋手。

女人嬌羞的模樣實在難得,霍桑眼中笑意更濃,拉著她的手往臥室放心走去。

兩人默契的在公共會客廳停下,視線在兩人的臥室件轉一圈,默契的看向彼此。

艾達先笑出聲,霍??粗男θ?,也勾住一抹笑。

“回去吧?!卑_墊腳,學著霍桑的模樣摸摸他的頭發。

出奇的手感,不像是頭發,反倒如同鱗片一樣的手感。艾達抬頭看去,她第一次這樣仔細的觀察霍?!趥愄氐陌l。

與她認知中的不同,霍?!趥愄氐念^發并不是黑色,而是一種極致的藍,近乎于黑的藍。

艾達的眼中流露出一絲回憶,記憶精準的定位到兩人一同進入第一個培養室內。

眾多的蛇類中,一道艷麗的身影出現在艾達的腦海。

她被嚇到,猛得縮回手。

不會認錯的,那是爪哇麗紋蛇。

她無比熟悉的一種蛇類,一種以同類為食,擁有最大毒腺的神經毒素毒蛇……毒蛇。

毒蛇。毒蛇。

怪不得。怪不得。

幼年時的記憶浮現出來。

艾達曾經歷過多次膽量試煉訓練,她的訓練訓練對象,就是這種美麗的蛇類。

她曾與蛇同吃同住,最開始時候嚇的要死,一天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