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政嫣然聽的不住點頭。

“爹,好像……好像也是這么回事兒呢,你看這事兒——”

宗政必修不甘的咬牙切齒的猛一拍桌子,桌子瞬間化作齏粉。

“哼,我宗政家居然被這么一個死丫頭片子給拿住了,這個死丫頭片子也著實有手段,罷了,就先容忍了她了!

等拿下了布達拉城,看我怎么收拾她,挽回我宗政家的顏面與威嚴!”

“族長,那御靈族那邊,要不要商討合計一下?御靈族可是被那九阡邪給拿捏的死死的,同樣也遭受到了脅迫?!?/p>

宗政必修鷙眸一瞇。

“這件事情,還需要從長計議,想要收拾了這九阡邪與布達拉城的獸人,還需要先解決了那些魂獸大軍。

只要有這些魂獸大軍在,便會成為阻礙我們攻城略地的絆腳石!”

“這想要解決魂獸大軍,恐怕一時之間難以想的出對策來,畢竟那些魂獸大軍的實力擺在那里了,每一頭的修為皆是日獸級別的,那小丫頭,恐是將那岐山的魂獸給掏空了。

也不知道九阡邪那個小丫頭片子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控制的那岐山魂獸大軍,居然能夠有如此的操控之法,若是此方法也能夠為我所用的話,那解決九阡邪跟布達拉城的獸人,可就易如反掌了?!?/p>

宗政必修聞言,臉色微頓,隨即想到什么,突然道。

“那個盛荊的新皇,宗政綰月,不是也懂得馭獸之術嗎?把她給我叫來,關于這馭獸之術,我得好好的詢問一下?!?/p>

宗政嫣然臉色陡然一白,面色難看的僵硬開口。

“爹,咱這正商量著大事呢,你把那個死丫頭片子叫來做什么?她不過就是懂得一點點的馭獸之術,能夠操控一些小獸而已,像那種控制星獸級別的能耐,根本就上不得臺面,搬出來也是讓人恥笑的,又如何能夠對抗的了日獸級別的魂獸大軍呢?”

“你懂什么?那個小丫頭片子雖然修為低下,并不代表她的馭獸能力不行,以她如今的修為能夠操控那些魂獸,已經算是不錯了,只要好好栽培,假以時日修為漲上來的話,想要控制日獸級別的魂獸也不是什么難事。

她那操控魂獸的術法,還是有可利用之處的,如果她能夠將這馭獸之術教于我宗政家的話,那我們對上那些魂獸大軍,也不是沒有把握能夠出奇制勝?!?/p>

“唉,族長,倘若這宗政綰月的母親沒死的話,我們也不至于如此受制于敵。

真是可惜了,論起馭獸之術來,明明她的母親才是更勝一籌的,卻是死在了大陸上,也算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一個蠢貨了,仗著自己的馭獸之術就自信過了頭了。

到死也沒能將這從盛荊學到的馭獸之術傳回我宗政家來,就只留下了這么一個血脈,也算是為我族人做了點貢獻了?!?/p>

宗政必修揮了揮手。

“好了,無用多余的話就不要說了,去把那丫頭給我叫來吧?!?/p>

“是,族長?!?/p>

“等、等等——”宗政嫣然一臉緊張的攔住領命的子弟。

“小姐,這——”

“又怎么了?”宗政必修皺著眉瞪一眼宗政嫣然。

“那個……爹,我、我是怕她壞了您的事,咱還是叫上御靈族從長計議吧?!弊谡倘婚W爍其詞的一臉心虛。

在她回到族中的時候,因為秘境之中的事情,她惱羞成怒的早就已經將人趕出宗政一族了,人現在哪里還會在她宗政一族?

就算沒有秘境的事情,她也看不慣那個無能的廢物總是擺出一副孤高冷傲,與眾不同的樣子來。

明明寄人籬下,還偏偏擺出一副不可一世、旁若無人的樣子來。

一開始她就是想殺一殺那個死丫頭的傲氣,可是接觸下來卻發現跟那個死丫頭越來越不對盤,那個死丫頭對她越是漠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