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離歡此刻看的見大魔王的神情的話,一定會驚訝的下巴都掉下來。

云令此刻傲嬌的小眼神,比起離歡來,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

整個人驕傲的不行!

算小包子識相!

云令還非常滿意的摸了摸自己的臉,算你有眼光!

還有修為!

哼!

本王自然是吊打爾等的存在!

小包子說什么?

找自己幫忙打他?

對,加緊修煉,讓這些不知所謂的人知道本王的厲害!

云令全身心的投入到修煉當中,等著離歡來告狀。

殊不知,離歡感受到空間的氣息,平靜無波之后,瞬間就松了一口氣。

差點被這渣男害死!

離歡說完這些,轉身就走。

剩下目瞪口呆的殷九夜,在風中凌亂。

喬清云又覺得好笑,又有些惱怒。

好笑的是,殷九夜竟然也有吃癟的時候,虧得自己之前還那么看好他!

不過如此!

但是在惱怒的是,自己已經將后半生的幸福都捆綁在殷九夜的身上了!

如今不管怎么樣,都必須要跟著殷九夜了!

只是那女子的未婚夫是誰?

殷九夜的臉,放在天外天那也是極其出色的了,卻被那女子貶得一文不值。

喬清云好奇不已。

之前她說什么:云令的云?

喬清云:“云令是誰?”

喬清云的一句話,成功的將啞口無言的殷九夜思緒拉回來。

云令!

是他知道的那個云令?

眼下離歡用了自己最快的速度,離開,殷九夜被離歡的話震得愣住了一會,人便已經消失在茫茫人海了。

若是她說的是真的,那……

那傲嬌的神情,不是小霸王又是誰!

殷九夜絕對不會認錯的!

歡兒的模樣在他心里,不知道隱藏了多少年了!

一定是歡兒!

就連說話的樣子都是一模一樣的!

當年的事情云家沒有參與?

呵!

看樣子他要好好回去調查一下了!

云令,若是讓我知道,是你將歡兒藏起來了!

咱們走著瞧!

殷九夜:“走!”

殷九夜不再進入城門,而是朝著相反方向。

喬清云:“我們不是進城的嗎?”

殷九夜:“你不是想出去?我現在就帶你走!不過,你最好記住你的作用!不過就是我殷九夜延續香火的工具罷了!剛剛的事情要是再有,后果,你承擔不起!”

喬清云:“呵!你這是威脅我?我雖然不知道剛剛那女子是誰,但是,我可是知道你成親了的!聽說慕容家也不錯呢!你說要是我將這個消息告訴慕容家,你覺得,到底是誰要小心?”

喬清云本來想用此威脅殷九夜,但是在說完之后,卻絲毫不見殷九夜有任何忌憚之感。

殷九夜:“你的話倒是提醒我了,我聽說有種藥,能夠令修士喪失修為卻不致命,你說這種藥,以我殷家的勢力能不能找到呢?”

喬清云:“我可是毒師!”

殷九夜:“那又如何?只要這肚子還在,不就成了!手腳有沒有又有什么關系!你最好安守本分?!?/p>

殷九夜的模樣,忽然與之前大相徑庭,恐怖不已。

喬清云心慌不已:“你敢!殷九夜,你根本就不配做人!我不要給你生孩子了!我不去了!”

殷九夜:“哦?當初不是你上趕上來的?怎么?怕了?晚了!天作孽猶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喬清云:“我再怎么樣,也是你孩子唯一的母親,你不能這樣對我!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