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人抬來一塊門板大的灰色混凝土,表面平滑如鏡,宛如整塊灰色的石頭。

“好!”

朱由校開懷大笑。

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實物,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從身邊的小宦官手上拿起一把鐵錘,掄的高高,奮力砸下。

嘭!

混凝土塊表面多了個大拇指大小的淺淺凹坑,強烈的反震力,還將朱由校的右手震得酥麻酥麻。

“果然夠硬。用水泥修建的馳道,必須暢通無阻?!?/p>

朱由校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一條寬敞馳道,從京師往東延伸到津門。

此道一旦建成,相當于給京師安了個港口,到時運糧運人都很方便。

當然,朱由校不會忘記大明當前最大的邊患,還會沿著東北方向,將馳道修到明金對峙的遼東?!?/p>

“給你足夠多的人手,水泥每天能生產多少?”

朱由校一臉期待,緊緊盯著跪下的泥瓦匠。

“這,這,”

泥瓦匠腦袋垂的更低,整個人都快趴在地上,肩膀瑟瑟發抖,“因為水泥原料需要研磨的極細,非常消耗人力,一千人或許每天能生產一百石的水泥?!?/p>

什么!

朱由校聽了,極為失望。一百石的水泥能做什么?最多修個百丈左右的馳道,對于京師到津門的兩百余里距離,根本無濟于事。

……馬上修改

五六人抬來一塊門板大的灰色混凝土,表面平滑如鏡,宛如整塊灰色的石頭。

“好!”

朱由校開懷大笑。

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實物,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從身邊的小宦官手上拿起一把鐵錘,掄的高高,奮力砸下。

嘭!

混凝土塊表面多了個大拇指大小的淺淺凹坑,強烈的反震力,還將朱由校的右手震得酥麻酥麻。

“果然夠硬。用水泥修建的馳道,必須暢通無阻?!?/p>

朱由校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一條寬敞馳道,從京師往東延伸到津門。

此道一旦建成,相當于給京師安了個港口,到時運糧運人都很方便。

當然,朱由校不會忘記大明當前最大的邊患,還會沿著東北方向,將馳道修到明金對峙的遼東?!?/p>

“給你足夠多的人手,水泥每天能生產多少?”

朱由校一臉期待,緊緊盯著跪下的泥瓦匠。

“這,這,”

泥瓦匠腦袋垂的更低,整個人都快趴在地上,肩膀瑟瑟發抖,“因為水泥原料需要研磨的極細,非常消耗人力,一千人或許每天能生產一百石的水泥?!?/p>

什么!

朱由校聽了,極為失望。一百石的水泥能做什么?最多修個百丈左右的馳道,對于京師到津門的兩百余里距離,根本無濟于事。

五六人抬來一塊門板大的灰色混凝土,表面平滑如鏡,宛如整塊灰色的石頭。

“好!”

朱由校開懷大笑。

他也是第一次見到實物,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從身邊的小宦官手上拿起一把鐵錘,掄的高高,奮力砸下。

嘭!

混凝土塊表面多了個大拇指大小的淺淺凹坑,強烈的反震力,還將朱由校的右手震得酥麻酥麻。

“果然夠硬。用水泥修建的馳道,必須暢通無阻?!?/p>

朱由校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一條寬敞馳道,從京師往東延伸到津門。

此道一旦建成,相當于給京師安了個港口,到時運糧運人都很方便。

當然,朱由校不會忘記大明當前最大的邊患,還會沿著東北方向,將馳道修到明金對峙的遼東?!?/p>

“給你足夠多的人手,水泥每天能生產多少?”

朱由校一臉期待,緊緊盯著跪下的泥瓦匠。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