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伯爺?!?/p>

肖一波馬上應是,急匆匆地下去安排了。

梁程在此時開口調侃道:

“主上飄了?!?/p>

鄭伯爺搖搖頭,道:

“不是這樣,上一次,我只不過是一個盛樂將軍,一個雜號將軍,靠著賭命的方式拿下且守住了雪海關。

為什么要這么拼,為什么要這么莽?

不就是為了能靠著這種方式強行給自己拼出一條向上走的路么?

所以,

那會兒見到宣旨欽差,其實見的不是圣旨,而是一種對自己過去那段血與火的肯定,辛苦一遭,也終究到了要開花結果的時候了,自是興奮抑制難耐;

現如今,咱好說歹說,也算是入了流的了,就算撇開靖南侯對我的看重,兩萬多戰兵,且是以騎兵為主的精銳;

腳下踩的,是連接晉地和雪原的雪海關。

怎么著都算可以了,談不上抖一抖腳,大燕都得震顫一下,但真要發起瘋來,再引起一次野人之亂也是沒什么問題的。

這人啊,坐到什么位置,就得有什么樣的姿態。

這不是學來的,也學不來,強要學的話,就是沐猴而冠,也就是阿程剛剛你所說的飄了。

說來也奇怪,

上輩子開個工作室,手底下就這么幾號人,自己日子過得也簡單;

這輩子托你們的福,倒是過得極為精彩;

以前總覺得,做人上人很難,仿佛說一句話做一件事甚至打個咳嗽,都得飽含深意;

現在,才發現,其實最難的是如何坐上人上人的位置,就如同是一道菜已經做好了放在你面前,接下來你是用筷子吃還是用刀叉吃,是想細嚼慢咽斯斯文文還是想大快朵頤都隨你的心意了?!?/p>

“但可能會招來非議?”梁程問道。

“非議?你剛剛那樣子的?”

“不僅僅于我?!绷撼陶f道。

“這就更簡單了,就像是你坐在西餐廳里對服務員說要一份八成熟的牛排,然后旁邊桌上有個人在嘲笑你居然要八成熟的牛排。

而能吃個牛排都能吃出優越感和儀式感的人,平日里得多自卑,得多沒存在感,這種人,理會了干嘛?”

梁程點點頭,道:“是不在乎了?!?/p>

“是?!?/p>

“我有點懂了?!?/p>

鄭凡有些意外道:“所以,你剛剛是真的在問我?”

“主上,我在學,在學著嘗試去開玩笑,在學著去處理一些人和人的關系?!?/p>

“但我還是覺得漫畫里的那個冷冰冰的你,更酷?!?/p>

“主上,在我們眼里,上輩子那個熬夜頭發雜亂的你,也最是親切?!?/p>

鄭凡點點頭,道:“對,人,總是會變的,享受這個變化的過程就好?!?/p>

“是的,主上?!?/p>

梁程在漫畫里的設定是上古僵尸,曾在魔神大戰之中為一方將領,后因功高蓋主被狡兔死走狗烹。

但正如魔丸現在都在迷戀著帶孩子,對男人完全沒感覺只是將風月場當風景畫的四娘現在想著要一個屬于自己的孩子一樣,

這頭冰冷冷的僵尸,現在開始想要去彌補自己的一些缺陷,也很正常。

鄭凡走在前面,梁程跟在后面。

金術可等人準備行禮,

鄭凡直接揮手道:

“得,留著勁兒待會兒給圣旨磕頭,現在咱先坐會兒,喝點茶,欽差入城還有一陣呢?!?/p>

“是,伯爺?!?/p>

“是,伯爺?!?/p>

廳堂里,自有奴婢奉茶。

這些奴婢基本都是當初四娘收養的一批孤女,幾年下來,她們沒說長大成人,但已經能做事了,按照這個世界普遍比較禽獸的一面,她們已經到了可以許配人的年紀了,但按照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