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娘的意思,反正府邸里也需要人伺候,就留著她們吧,至少是知根知底的。

等再長大一些,再許配給軍中的將領或者手下人,也算是一個不錯的歸宿。

鄭伯爺曾笑著問四娘,這算不算是雪海關版的銀甲衛?

四娘的回答是,甭管算不算,起到的效果,其實是一樣的。

鄭伯爺端起茶杯,下方諸位將領也一齊端起茶杯。

隨即,

鄭伯爺笑了,

大家也跟著一起笑了。

欽差來得很快,比預想中的預想,還要快得多。

這意味著這位欽差在遇到雪海關外圍的哨騎后,并未減速,而是繼續疾馳,雖然沒有回來報信的傳信兵快,但這種緊趕的姿態,卻已然是顯露得很清晰了。

尋常欽差,總得要注意個體面,快到地方時,先停下來,講究點兒的,得洗個澡刷刷馬,最不濟,也得換一身干整的衣裳遮一遮風塵仆仆的味兒。

但這位,顯然沒有。

鄭伯爺一揮手,

道:

“走著,陪本伯接旨去?!?/p>

眾將起身,跟在鄭凡身后出了廳堂。

而此時,宣旨欽差則剛剛走入平野伯府的大門。

一般來說,宣旨隊伍應該是一名宣旨太監搭配一個六部下的一個官員。

宣旨太監的品級不定,因為宮中太監,除了魏忠河那幾個,其余的,經常是今朝你得寵來日他失勢,但所配備的六部官員,先看履歷再看風貌,大概就能看出被宣旨人在天子和朝堂諸公眼里的價值。

手持圣旨的,是一位年輕宦官,生得白凈,年紀可能也就二十出頭的樣子,在這個年紀,能得到這個差事,想來在宮中混得不錯。

年輕宦官身后的,則是一個年輕官員,儀表堂堂,左腰系飛魚佩,右腰掛刀,這個搭配,倒顯得有些另類。

燕國文官雖然不似乾國文官那邊注重儀態和讀書人的斯文,但終歸也是有那么幾分樣子的,掛劍的都少,更別提掛刀了。

兩撥人相向而行,

年輕宦官舉起圣旨,

“雪海關總兵平野伯爺鄭凡接旨!”

“臣鄭凡,參見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鄭伯爺跪伏下來,

其身后,

一眾將領全都跪了下去。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平野伯鄭凡,為國戍邊,勞苦功高,更有夸功于外之壯舉,朕自登基以來,深知賞罰分明,方成規矩………”

這里的夸功于外,指的就是從楚國搶回了公主。

在圣旨里,自然不可能這般寫:鄭凡你這小子給老子把楚國公主搶來了,老子很爽!

所以,自得隱去,但大家都心知肚明。

“特賜封雪海關總兵平野伯鄭凡為成國大將軍,賞蠻族進獻蠻刀一把………”

那名年輕官員從身后一名隨從手里接過一個長盒,主動走到鄭凡面前,打開了盒子。

盒子內,躺著一把造型古樸的刀。

蠻族很窮,這是真的,很多蠻族勇士甲胄不全,甚至連箭矢的頭子都得用骨頭去磨制,但蠻族卻有一個極端,那就是蠻族上層用的兵器和甲胄,往往會出人意料的好。

因為蠻族位于東西方的中間,一定程度上,他們可以吸收來自東西方的鍛造冶煉結束,然而,因為自身貧瘠的原因,無法進行大規模的生產,所以就常常形成這種很是尷尬的局面,盛產寶刀名甲的蠻族,其王庭麾下的金帳騎兵披甲率其實都不高。

“鄭伯爺,請接刀?!蹦贻p官員提醒道。

此人面帶燦爛笑容,這等熱情,讓鄭伯爺一時都有些吃不消。

但鄭伯爺還是點點頭,將蠻刀取出,蠻刀很沉,抽出一截來,可感知其森然。

這,確實是一把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2頁 / 共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