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誠并不是專門找到邁爾斯的,事實上在看到吧臺邊一個人喝著酒并不大吵大鬧的邁爾斯還是很容易的,畢竟在月球這個地方、這個戰爭年代、再加上邁爾斯的高拉特人特有的四只眼睛。

腦海里回憶了半天,康誠總算想到了好多年前自己那時候還是人類大使,在高拉特星系遭遇意外的時候,正是邁爾斯船長和他的星塵號救了自己。

相比較于熟識的藍小魚,對邁爾斯這個人康誠并不太了解,只是聽藍小魚提到過他的朋友們也跟著他回到太陽系,定居在小行星帶。上次自己給藍小魚的去高拉特星系的任務,藍小魚就是找的星塵號幫忙完成的。

考慮到最近發生在小行星帶的大量難民潮的情況,康誠也就想明白了估計星塵號也是逃難的人中的一員。

邁爾斯此刻剛好又喝完一杯酒,康誠的腦海里突然有個奇妙的念頭冒了出來。色欲委員的種子計劃缺乏一個強有力的船長和指揮官,她看中的是自己的威望和能力,但這種能力主要表現在處理日常工作上,但對于星際冒險這一不尋常的行動,康誠本身心中也是打鼓的。

他需要一位船長,一位常年冒險,經驗豐富又膽大心細的人來率領船隊,而眼前這位邁爾斯,就是一位船長。

所以康誠沒有控制住自己的腳,他慢慢踱步到邁爾斯的邊上,笑著說到,“我看你很眼熟啊…”

兩人一番簡單的交談以后,對于康誠的來意已經相當好奇的邁爾斯忍不住問,“康慵先生你是內星系議會的大人物,為什么會出現在月球的這個小小的定居點?”

康慵聽出了邁爾斯話中的意思,他明面問的是康慵為什么要來月球,實際是想問康慵找自己到底是什么事,畢竟康慵是議員、政客,而自己是小小的私人飛船主。

康慵笑了笑,然后朝著旁邊示意道,“難得遇見,這家酒吧還有一種拿手的酒,不過要VIP顧客才能喝到,咱們去那個包廂里慢慢喝可好?”

邁爾斯楞楞的看著康慵,他自然明白這是康慵有話要說,不由得點點頭,兩人起身往包廂走去。

“什么?種子計劃?”邁爾斯將遞到嘴邊的酒杯狠狠的頓在桌上,康慵叫來的這種酒號稱是月球唐人城最好喝的酒,可這也沒有康慵的話帶來的沖擊來的大。

“是的,種子計劃”,康慵慢條斯理的端起自己的酒杯,抿了一口?!拔覀兛紤]到目前太陽系的戰爭局勢并不明朗,有高層擔憂高拉特人如果徹底擊垮小行星帶的抵抗力量很快人類的核心區域就要失陷。我們知道,高拉特的領導人都是從平行宇宙而來的智能生命,在他們眼中人類就是異類,如果一旦他們發瘋,要消滅所有人類,那對于人類來說,就是災難?!?/p>

“所以你們想出了這么個主意?”邁爾斯覺得相當不能理解,“你們這些高層想的不是如何去打贏戰爭、保證小行星帶和內星系的安全,而是?”邁爾斯一時之間說不下去了,他從來都不是個聰明人,但即使這樣,他也無法理解康慵的想法。

康慵嚴肅的面孔表明他并不是在開玩笑,“邁爾斯,我必須告訴你一件事。就在不久之前,內星系最高委員會派出了一個外交團隊前往高拉特星系商議停戰決定。數年的戰爭,內星系損失了無數的戰艦軍隊,經濟情況非常的不好。內星系最高委員會認為高拉特人雖然在戰場上占據上風,但他們的損失也很大,應該不會拒絕提案?”

“和談?成了嗎?”邁爾斯明顯來了興趣。

康慵搖搖頭,“沒那么簡單。我說過,現在大部分已經知道我們對手的來歷了。這些人工智能沒有感情、沒有思想。對他們而言,每天損失在高拉特星系的人和戰艦,不過只是數字罷了。這些數字有的時候多,有的時候少,每天損失多少,那就再多補充多少罷了,關鍵的是戰爭必須勝利,人類必須滅亡?!?/p>

“怎么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