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朱小姐要賣房子?

一個牙商忍不住問:“你不開藥鋪了?”

同時心中更驚駭,丹朱小姐開藥鋪如同劫道,要是賣房子,那豈不是要打劫整個京城?

他們就沒生意做了吧。

其他牙商顯然也是這樣念頭,神情驚恐。

陳丹朱失笑;“我是說我要賣我自己的房子?!彼噶酥敢环较?,“我家,陳宅,太傅府?!?/p>

原來是這樣,牙商們你看我我看你,丹朱小姐為什么要賣房子?他們想到一個可能——敲詐?

陳丹朱再次敲桌子,將這些人的胡思亂想拉回來:“我是要賣房子,賣給周玄?!?/p>

一聽周玄這個名字,牙商們頓時恍然,一切都明白了,看陳丹朱的眼神也變得同情?還有一絲幸災樂禍?

怪不得陳丹朱要賣房子,原來這次是她遇到打劫的了!

周玄啊,是周玄,周青的兒子,讓齊王俯首認罪的大功臣,馬上要被皇帝封侯,這可是幾十年來,朝廷第一次封侯——

跟陳丹朱相比,這位更能飛揚跋扈。

他盯上了陳丹朱的房子!陳丹朱果然不能不賣啊,嗯,那他們怎么辦?幫陳丹朱喊高價,會不會被周玄打?

幾人的神情又變得復雜,忐忑。

陳丹朱哪里看不透他們的念頭,挑眉:“怎么?我的生意你們不做?”

幾個牙商頓時打個寒戰,不幫陳丹朱賣房,立刻就會被打!

陳丹朱笑了:“你們不用怕,我和他是正正經經的買賣,有陛下看著,我們怎么會亂了規矩?你們把我的房子做出高價,對方自然也會討價還價,生意嘛就是要談,要雙方都滿意才能談成,這是我和他的事,與你們無關?!?/p>

這樣啊,牙商們你看我我看你,事到如今也只能應下。

“丹朱小姐家的房子,是京城最好的?!币粋€牙商陪笑,“我們私下也說過,丹朱小姐要賣房子的話,這京城還不一定有人買的起呢?!?/p>

所以是要給一個談不成的買不起的價格嗎?

“不用?!标惖ぶ熘苯哟?,“就是正常的買賣,給一個合情合理的高價就可以了?!?/p>

那這是真要賣,而且面子上也要過得去,所以是合情合理的高價,這就可以有一些操作了,比如陳家院子里的一塊石頭,是上古傳下來的,應該加價,等等這樣的合情合理——牙商們明白了。

“賣出去了,傭金你們該怎么收就怎么收?!标惖ぶ煊值?,“我不會虧待你們的?!?/p>

沒事,牙商們心想,我們不用給丹朱小姐錢就已經是賺了,直到此時才松懈了身子,紛紛露出笑臉。

但陳丹朱沒興趣再跟他們多說,喚阿甜:“你帶大家去看房子,讓他們好估價?!?/p>

阿甜問陳丹朱:“小姐你不去嗎?”好久沒回家看看了吧。

陳丹朱搖搖頭:“我不去了?!彪m然是愿意賣給周玄,但到底不是什么值得高興的事,“我在這里吃點東西,等著你?!?/p>

阿甜明白小姐的心情,帶著牙商們走了,燕兒翠兒沒來,室內只剩下陳丹朱一人。

選好的飯菜還沒有這么快做好,陳丹朱喝了一杯茶,走到窗邊,此時深秋,天氣涼爽,這間位于三樓的包廂,四面大窗都開著,站在窗邊遠望能京城屋宅層層疊疊,靜謐優美,低頭能看到街上穿行的人群,熙熙攘攘。

街上似乎天天都有新來的人涌涌,或者拖家帶口,或者是做生意的商人,還有背著書笈的讀書人——京城遷到這里,大夏最高的學府國子監也自然在這里,引得天下讀書人涌來。

不過,國子監只招收士族子弟,黃籍薦書缺一不可,否則就算你學富五車也休想入門。

在街上背著破舊的書笈穿著寒酸風塵仆仆的寒門庶族讀書人,很顯然只是來京城尋找機會,看能不能依附投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