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了,我用榔頭?!?/p>

“就是那個哥哥桌子上放著的榔頭,那是我的寶貝。我咚的敲他的腦袋,還敲他的臉了?!?/p>

榔頭在宋元時的面前的桌子上。

“我用樹葉把他埋起來了,你們發現了嗎?”孟昌平小聲問道。

宋寧點頭:“是,發現了?!?/p>

“發現了啊?!泵喜絿@了口氣,道,“那、那我用雞籠蓋著的你們也發現了?”

宋寧點頭:“雞籠蓋著的,我們也發現了?!?/p>

“被子的呢?”

宋寧點頭。

孟昌平點了點頭:“好吧,算他們倒霉了?!?/p>

“為什么算他們倒霉呢?”

“因為他們沒有墳了啊,沒有墳的人多可憐?!?/p>

“為什么沒有墳的人可憐?”

“為什么?”孟昌平回憶著,想了想道,“我爹告訴我的,說打死我娘,也不許她入孟家的祖墳,讓她沒有墳?!?/p>

又道:“所以沒有墳就很可憐啊?!?/p>

宋寧微微頷首:“那你打死毛潤清后,就去銀樓學徒了,你是怎么知道張榮和褚興飛也很可怕,會打人的事呢?”

“我就是知道啊。我偷偷回家了,我知道的,看到他們打人,他掐他娘的脖子,他娘使勁蹬腿,還用棍子,啪一下砸他娘的頭?!?/p>

“血怎么樣也摁不住?!?/p>

他又開始了新的一輪描述他娘死的那天夜里的情景。

盡管已經過去二十三年,可每一個細節他都記得清清楚楚。

宋寧沒有打斷他的話,待他說話,她忽然問道:“你爹怎么死的?”

“我爹?”孟昌平道,“那根棍子,我站在門口,我姐姐站在門內和他說話,我跳起來啪嘰一下,砸他頭?!?/p>

“血咕嘟咕嘟地流?!?/p>

他又將記憶錯亂,嫁接到他娘死去的情景。

宋寧微微頷首。

門口有人小聲議論道:“大人這樣審是不是有問題?大人沒有證據,誘著一個傻子說話?!?/p>

“一個傻子什么話都能說,可不能相信?!?/p>

這話出來,有人覺得有道理,點頭道:“確實是了,葉勇的案子倒是好說,可是前面三個案子,最近的褚興飛的案子也沒有查明白,就不說前頭一個六年一個九年了?!?/p>

“沒有證據的翻案,翻不了?!?/p>

吳林氏聽著,罵道:“你們張著嘴就知道叭叭的說,怎么不用用腦子?前面四個案子原告苦主都沒有,大人就直接翻案了,那肯定是因為大人有把握啊?!?/p>

“這樣好的大人,不許胡說?!?/p>

大家安靜下來,有人道:“又上來人了,那是誰,是孟昌平的姐姐和姐夫嗎?”

公堂內,毛孟氏和毛志宏上了衙堂。

毛志宏容貌清秀,個子高高的,性格看上去很溫和,說話也是慢條斯理不急不慢,他將毛孟氏護在身后,對宋寧磕頭道:“大人有什么要問的,草民一定知無不言?!?/p>

孟昌平看著姐夫,低聲道:“姐夫,這個大人很兇,你說話小心些?!?/p>

“嗯?!泵竞陮λ?,“你乖一點,大人問什么你就答什么?!?/p>

孟昌平點了點頭。

宋寧問毛志宏:“我沒什么可問的,你說你知道的?!?/p>

毛志宏垂著頭,道:“人,都是草民殺的?!?/p>

說著磕頭,回道:“請大人明辨?!?/p>

“宏郎,你不要亂說?!泵鲜洗篌@失色,喊道,“人是我殺的,你不許說這樣的話?!?/p>

毛志宏道:“我們的家離不開你,你要是走了,兩個孩子怎么辦?”

“不許你說傻話,你一輩子吃了那么多的苦,我答應要好好照顧你的?!?/p>

“我不能食言?!?/p>

毛孟氏搖著頭,哭了起來。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3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