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遠無奈的一扶額頭,嘆息一聲,看來自己在小姨這邊永遠都別想有出頭之日了。

美婭嘿嘿一笑,夏之遠是自己從小看著長大的,在美婭的心里早就已經把夏之遠當成了自己的孩子,如果自己一輩子都不結婚的話讓這個小外甥給自己養老送終倒是也不錯。

當然,美婭的這些想法一直都沒有個下一關透露過,如果夏之遠知道美婭是這樣的想法肯定會勸說美婭的

可以說這個小姨為自己付出的實在是太多了,已經因為自己耽誤了美婭了,如果美婭再一輩子都不能結婚的話夏之遠心里肯定會很內疚的。

當然美婭是一個非常獨立的人,她有自己的想法,一般的人她是不會放在眼里的,畢竟是時尚界的領軍人物,到哪里都是炙手可熱的主,也是很多男人夢寐以求的對象。但是美婭小姐是一個眼光相當高的人,而且對于男人的缺點更是一語中的。

但是無論怎樣,這里面固然有美婭小姐自己的原因也有為了家族和事業的原因,美婭小姐真的把家族和事業當成了自己的生命,典型的女強人。

兩個人都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之中,就聽到一陣的敲門聲響起,美婭看向門口的方向,就看到夏嵐站在門口。

“你怎么過來了?"

夏嵐笑了笑,“怎么,我就不能過來了?"

美婭無奈的笑了笑,“你知道的,我不是這個意思,公司里現在的情況怎么樣了?"

夏嵐微微的嘆了口氣,“還能怎么樣,暫時穩定住了,但是那些股東總是貪心不足,想要更多,人都是這個樣子,總是想要一些不屬于自己的東西,更何況,夏家的人還沒死光呢,哪里輪得到他們?!?/p>

美婭小姐冷哼一聲,她冷聲道:“要是姐姐和姐夫還活著他們自然是不敢惦記,但是如今小遠是唯一的合法繼承人,他們的心思當然活躍了。而且…”美婭小姐停頓了一下,繼續小聲的跟夏嵐說道:“他們已經有人在張羅小遠的婚事了?!?/p>

“簡直荒唐!”夏嵐真的有些生氣了,“我們夏家的事情,他們也敢插手,小遠的婚事再怎么樣也應該我們定,小遠他爺爺還沒死呢!我和我哥也還活的好好的,更何況小遠的年歲還小,他們這幫混蛋,suiqunzi龜孫子…”

美婭小姐擺了擺手,“別生氣,我已經口吐芬芳罵了他們一頓了,給他們三分顏色他們就敢開染房,我就不信了,我們還能因為他們把小遠賣了不成!”

“但是,我有些擔心…”美婭小姐小聲說道:“我怕他們會對小遠下毒手,畢竟車禍可不是只能發生一起?!?/p>

夏嵐也開始冒冷汗,她不搞想象那種結果。夏之遠在旁邊冒著黑線,“不是,小姑,小姨,你們兩個說這些都不用避開我的嗎?”

美婭小姐上下打量了夏之遠一下,隨即拍了拍他的肩膀,“小遠,你長大了,是時候擔負起自己的責任了,以前不想讓你知道是為了保護你,到現在,你要學會保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