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我明白,不過你是不是也發現了什么不同?”韓梽君可向來知道自己現在的夜久辰有多雞賊,這個消息有多么靈敏

夜久辰抿了抿唇

“老婆你的想法是對的,你的第六感也是對的,就那個男人確實相當邪門,所以你呢要敬而遠之。

還有李雅思那個女人也相當邪門,以前無論是哪個男人碰到他,哪個男人都會倒大霉。

這要是一個兩個你可以說是可能運氣不好或者趕巧了,但如果都這樣的話,那么這一點就很奇怪了。

當然最重要的是,這和李亞斯有關系的女人們也無一不倒霉的,無論是和他關系好的還是關系差的,但只要是有接觸稍稍深一點的都會如此。

總覺得這兩個人有相當大的古怪,所以你呢,一定要敬而遠之。

反而就像那個娜娜或者說像韓多多那樣的,你多多交往一下倒是沒關系,那樣的女孩自己運氣很好也會帶著周圍的人,運氣不錯,關鍵是他們善良?!币咕贸竭@說話算是很良心了

“對了,就那個李若蘭也不錯,但你最好呢是離他遠一點,李若蘭那個丈夫可不是什么善茬,咱們夫妻呢,都是正經的生意人和那種人呢,還是離遠點比較好!”

韓梽君驚訝的看著夜久辰竟然可以和女人一樣的八卦,稍稍有些冷

不過仔細一想夜久辰。這家伙他什么不知道呢,而且他能提出來那確實是影響到他了吧,也確實是可能對自己不好吧。

不過這家伙竟然能夠說出韓多多,就像說出普通人一樣,也是真夠渣的,自己作為他老婆,不知道是感覺到慶幸還是不幸比較好呢。

唉,這些男人啊,真是一個個的太渣了,但是自己有時候在想自己身邊有著這么一個夜久辰渣的明明白白,但對自己還行,能夠讓自己現實安穩的男人也還是可以的吧!

畢竟女兒跟自己不親爹媽就那樣,要是還沒有人對自己好溫暖自己了的話,那自己余生該怎么過呢?

只是自己似乎不能生了吧,這也是自己對于眼前那個男人最為最為愧疚的地方,他要去外面搞女人就搞吧,這萬一要生個孩子呢,他要是愿意離婚就離婚,他愿意把孩子抱過來讓自己養,那自己養就好了。

這有很多女人都過自己生這種生活,那自己為什么不行呢?雖然讓人感覺挺憋屈的,但自己想想自己跟那個男人剛結婚時受到了那些憋屈的事情,跟這些比都小巫見大巫了。

誰說那些長相難看家里很窮,而婆婆特別事逼的家庭里,這男人就一定會對老婆好呢。

那根本就是胡說八道,這男人該對你差還是對你差,偶爾對你好,或者說他們可能是怕將來娶不到老婆,甚至還有一種男人,那就是結婚前把你哄到手,結婚之后立刻呢就換回真面目。

而那種男人呢,是死也不會離婚的,畢竟好不容易騙來的免費的還能帶薪的保姆不是嗎?

而且現如今這法律對于女人來講還有諸多的限制,不說別的,就一條婚姻冷靜期就夠要你的命的,據說還要說什么兩口子離婚只要是必須得雙方同時到場,只要有一個反悔,你就離不了。

這要是好說好算的就算了,要是遇到那種各方面條件都賊差,把你騙到手之后直接露出真面目的男人,那你真的是這一輩子你都跑不了了。

唉,這才是最最最可怕的,不是嗎?

被人套牢一輩子,受一輩子的委屈,那種婚姻生活難道不比跟著夜久辰這家伙更可怕嗎?據自己所知就有很多女人在經歷著這樣的婚姻。

就例如自己離婚前那個對門就是如此啊,那個男人的吃喝嫖賭樣樣精通,這老婆呢,確實不愛去外面任勞任怨的干著,可偏偏老婆買一件衣服,哪怕只是100塊就會被那男人連打帶罵的,真是他自己不賺錢花老婆的還不準老婆花。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