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一躬。

舞臺上,女人濃黑色的直發經常被綁成一個圓球在頭左側,留下一堆薄層的劉海掛在額頭上方,耳朵兩旁留下了幾縷發絲,濃密適度的柳眉在額頭上方勾勒出一條完美的弧線,一雙水汪汪的眸子總是喜歡疑惑不解的看著某方。小巧玲瓏的俏鼻下一張愛笑的嘴無處不透露出它可愛的性格。

“啪啪啪!”

“啪啪啪!”

白伶話音剛落,場內響起來了距離的掌聲。

“謝謝大家,不過我在這里要特別感謝一位女人,是她才有了如今的白伶,呈現在大家視野中讓人又愛又無奈的阿果,那就是我的經紀人孟歌兒女士,雖然她有事沒能親自來現場,但我相信她現在正在大屏幕前看著我,我很激動我沒有讓你失望,歌兒還有愛我的粉絲們,以后我會繼續努力的!”

這次的掌聲比剛才的還有激烈,臺下的楚文言跟張小研臉色極其難看,幾個月不見那個他們以為要跑一輩子龍套的女人,居然不吭不響的就站在了高臺,還拿下來了今晚的最高榮譽!

她不是沒有像現實低頭嗎,她不是接受不了潛規則嗎!現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口中的孟歌兒是何方人物?

要知道當場白伶拒絕潛規則,可是得罪了圈內的大佬錢先生,根本沒有導演敢找白伶拍戲,他們倆也就漸漸的疏遠,甚至臨走之前踩了白伶一腳。

畢竟在這個圈子里面,利益大家都是放在第一位,根本就沒有所謂同行的友情!

況且像他們這種早已墮入深淵的人,是討厭白伶這種自視清高的人……從她身上都不敢直視自己,覺得自己太臟了,讓人也忍不住想把她弄臟。

現在呵呵……她還不是向現實低頭了。

她口中的孟歌兒就是白伶背后的金主吧?沒想到白伶口味挺重的,居然能接受女的。

其實這樣也挺好的,白伶火了作為她昔日的好友,他們也能沾沾光,能蹭一點粉絲就蹭一點。

楚文言跟張小研,在心里面把算盤打得‘啪啪’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