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他死了,我任務是不是就完成了?”

付苼盯著對面門上那三個明晃晃的大字,心中無端生起一股郁結。

1973:[是的,昨天你們晚上已經在一起了,他要是死了的話,任務就完成了。]

但是你舍不得任務完成。

這應該是1973見到付苼動感情得最快、也是最快接受失去可能的一次了。

明明他們才認識三天,但付苼此時此刻的不舍,是在其他任務世界都未曾見過的濃。

感情就是來得莫名其妙,時間只能決定它的厚度,但決定寬度這個不確定因素的,是人。

“他會沒事的,”嬌甜的聲音在付苼身后響起。

“蘇盼?你…”付苼臉上的落寞被震驚等其他情緒所代替,她指著蘇盼穿的衣服,震驚地望著她,激動的話都說不出來。

現在的蘇盼和昨天付苼見到的完全不同,她們根本就是兩個人。

現在站在付苼面前的這個蘇盼,是付苼第一次在任務世界里認識的那個蘇盼。

齊肩的頭發,額頭上有著厚重劉海,臉上沒有了兩個酒窩,但是有了光滑的皮膚和精致的五官,她穿著jk制服,還是深藍色的那一套。

現在的她又成了付苼的那個芭比娃娃。

“那個身體太難用了,還是我自己的身體好看,你覺得呢?”蘇盼雙手舉起,在付苼面前轉了個圈。

“這就是你本來的樣子嗎,真好看,”說著,付苼就沒控制住自己的手,在蘇盼臉上干了一件自己想了很久都沒做的事——掐了一把。

但是手感不是付苼所想的那樣軟綿,亦或者說是不像人的皮膚的手感。

它是那種外面有一層軟,里面就硬硬的那種,有點像付苼在星際聯盟玩偶店里摸過的玩偶娃娃。

“這都得謝謝我的哥哥了,是他創造的我,讓我有了生命,還這么好看,”蘇盼嘴角上揚起一個弧度,然后有些僵硬地停住。

在那個世界時她可不這樣。

那時候的她嘴角是一直保持著一個弧度,就算是她們聊到多開心的事情,蘇盼嘴角也都是保持著那個弧度,不上不下,不差分毫。

而現在…

感受到付苼好奇的視線,蘇盼無所謂地摸摸嘴角,把付苼拉著在一旁坐下。

她選的是最角落里的位置,兩人偷偷摸摸地聊天正好。

蘇盼首先是和付苼坦白了自己的身份。

她不是妖魔鬼怪,但她也不是人,她是一個被創造出來,且被賦予了靈魂和生命的人偶。

而創造者,正是她口中的哥哥。

“上次見你回去后,哥哥就很發愁我的嘴角,所以最近改進了一下,現在是不是好多了?”她朝付苼又露出一個笑,原本就笑得燦爛的嘴角又努力向上攀爬,扯得緊繃。

“所以這就是你用其他人身體的原因嗎?”

知道蘇盼是人偶后,付苼心里并沒有什么不舒服,也沒有什么好奇,更多的是好奇,她一直以為蘇盼會是星際聯盟的高層,結果現在看來應該不是,星際聯盟的高層應該不會是一個人偶。

只是她既然不是高層,卻又能在任務世界擁有自己的身體,來看這些應該和她口中的哥哥有所關聯,不然單純就以蘇盼一個人偶,是根本做不到能讓任務世界出現磁場波動的。

那么她的哥哥,會是什么人呢?

能夠創造出一個精美的人偶,還能在星際聯盟那個科技為王的世界賦予她靈魂與生命。

到底是個什么來頭?

1973:[會不會是他???]

“誰?”付苼連忙追問道。

1973支支吾吾了好一會兒,才慢慢地組織好語言:[就是星際聯盟那個很厲害的男人啦,他也是在星際聯盟工作的,不過很少有人見過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