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成果然一聽這話,臉上有些猶豫。

“小滿!的確你舅母考慮的周到,舅舅還是個粗人,沒想到這一茬,你一個女孩子家家,這種事不適合拋頭露面的,容易被人詬病,一旦壞了名聲,舅舅可就對不起你九泉之下父母。

你表哥子旭還算熟悉俗務,讓他先代為幫您管理那些外院的事情,每年的出息也都給你送來,這樣也杜絕那些外人的閑言碎語。

你看如何?”

王成單純的是和王徐氏一唱一和,還是就是一個傻子被人家挑撥,江小滿現在也有些看不明白。

“舅舅,這些事情您說晚了,其實我已經交給子期大哥幫我打理,外甥女自然也考慮到怕影響外甥女名聲,子期哥哥反正也是閑來無事!就幫我打理這些?!?/p>

還想分一杯羹?

要是把這些交到王子旭手里,還有她什么事啊。

人家只要說年年進項銳減,她一個閨閣小姐,還能親自去查賬啊。

那才叫人笑話。

王徐氏一頓,臉色是真有些不好了,拉著江小滿得手,苦口婆心的勸道。

“小滿啊,那個江子期是真的靠不住,舅母派人打聽了,那個江子期不學無術,成天和一幫狐朋狗友不務正業,還貪戀女色,聽說他常常去醉紅閣,對一個歌姬極度迷戀。

這樣的人你若是把家產交給他管理,舅母怕他會起了貪心?!?/p>

如此的苦口婆心,從外人眼中恐怕這個舅母那是真心為她打算。

沒看到自己舅舅一聽自己妻子說的這個話,那眼神兒立刻就不一樣,帶了一絲懷疑的模樣。

分明是對江子期也是心有不滿。

也不知道自己這個舅母,到底在外面怎么敗壞自己這個堂哥的品行。

畢竟他們一路走來到達京城,自己這個堂哥并不像別人口中那樣說的。只不過是性子有點兒直,做事有點魯莽。

但是品行是絕對沒問題的。

至于說人家去不去妓院,喝不喝花酒,這就和她一個堂妹沒關系,這和品性扯不上關系。

誰還沒點兒特殊愛好。

就說她師傅吧,都已經修仙的仙人,可是那是好酒如命。

只要和喝酒扯上關系,那什么事情都能妥協。毫無原則底線。

有一次就是因為一瓶好酒,把自己大師兄都借給別人十年。

可是并不妨礙她心目中師傅是一個道德品性非常好的師傅。

畢竟師傅這么多年還真的是積德行善,收養的孤兒那是不計其數。

再說一旦這天下遇到大事。

師傅作為天下之首,那是義不容辭。

“小滿,你舅母這么說,你的確得想一想。你這個大哥要是為了一個歌姬不管不顧,說不準會動用你的財產。這人品真是值得懷疑,你可要想清楚?!?/p>

表哥王子旭急忙站出來。

“妹妹,你那個哥哥可是真的不值得托付,你若是放心哥哥的話,哥哥替你管理事務。就算為了姑母,我也一定會對妹妹的財產盡心盡力,絕對不容出一點岔子?!?/p>

這是來表決心。

“舅舅舅母這件事就先別說了。我大哥現在把事物打理的挺好,如果,賬面上出現問題的話,我自然會找表哥和舅母來幫我。

現在剛剛把賬目交給大哥,我要是反悔有些說不過去。

我剛到京城,舅舅舅母,咱們自然得好好高樂高樂啊。今日咱們就只論天倫,其他的煩心事兒都不要說?!?/p>

再說下去江小滿就得露餡,就她這個暴脾氣和別人唇槍舌劍,那可不是她的風格。

舅舅,舅母表哥和她一起吃了一頓飯。

算是賓主盡歡。

不過席間,王徐氏旁敲側擊的詢問嫣紅和金嬤嬤的下落。

江小滿推說,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