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個人路上染了風寒。

病很重,管事怕過了病氣給她,自然是要發賣了。

王徐氏臉色難看的離開的。

畢竟自己安插的人手,幾乎被人家拔了個干凈。

她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恐怕自己眼里這個單純的像傻瓜一樣的外甥女,是已經知道了一些事情。

不然的話不可能一個都不留。

送走舅舅舅母,江小滿終于可以安安心心過日子。

雖然說原主就是要一個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可是不是代表原主不想要安安穩穩的生活。

要想扳倒王家。

現在的王家可沒有沒把柄。

王成為官清廉,不然王徐氏也不至于惦記江小滿的家產。

說白了不就是家里的日子過不下去支撐不了了,所以才會把主意打到外甥女的身上。

畢竟王家可是一大家子呢。

王成和江小滿的母親是親兄妹,但是庶出的兄弟也不少。

在沒有分家的情況之下,他們可都在一起過日子。

王成又算是長子長孫,自然之家里是他說了算。

要靠公中的銀子養這么多的人口,自然對于王成他們來說有些捉襟見肘。

再加上家里現在姐妹眾多,都到了要成婚的年紀。不管是置辦嫁妝還是娶個媳婦兒回來,這些可是都要銀子來的開到的。

王家現在過日子還行,要是再加上這些事情,恐怕就有些發愁。

江小滿現在只要把自己的小日子過好,等著王家出錯。

反正她現在才13歲,離出嫁還早得很。

要是沒記錯,王家很快就遇到了王成一輩子里最大的一次事件。

這王成想要升遷,自然要討好上司,雖然他為官清廉,可是這官場上哪有人完全片葉不沾身。

起碼的人情往來還是要的。

上一次自己已經到了王家,舅母自然是從她這里拿到了銀子。

還有自己父親留下的書畫書籍。

很多,那都是價值連城的。

王成就是送自己上司一幅價值連城的古畫。

也就成就了王城,走上了升遷之路,一路順風順水的高官厚祿。

可惜對待自己這個外甥女,最后也不過是找了個商賈人家把她嫁了出去。

大概是兩口子后來發現,他們貪了這么多的財產說不過去。

畢竟這件事一旦江小滿在京城里揭開,他這個一品大員恐怕就立馬名聲掃地。

到時候說不準還會被陛下擼下來。

為了永絕后患,才把江小滿遠嫁外地。

現在江小滿就等著徐氏來找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