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州城中,林海以棋盤大陣分離戰場,遙以劍氣絞殺白素貞生機的戰斗,已經僵持了三日。

這三日的變化相當巨大,本來穩占上風的林海,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劍氣神意消耗之大,幾乎稱得上油盡燈枯。

終于,喧囂滿城的劍氣不再伺機而動,殘存的些許劍意氣機如百鳥回籠,不分遠近的盡數回返于林海手中的劍印,而他本人則氣息萎靡的跌坐在地,輕嘆了口氣閉上雙眼,似乎認命。

這場對拼神意氣機的消耗戰,到最后確實是林海輸了,上古妖族肉身生機強橫無比,遠超常理想象,就算林海耗光了一身道行也無法將之徹底斬滅,干脆就此收回了最后的一縷氣機劍意,不再做無謂之爭。

一陣扭曲的血肉匯聚在林海盤坐之處的前方,好像是在故意的耀武揚威,明知林海此時氣力竭盡,因此十分緩慢的就這樣當著他的面,重新的扭捏成人。

再次顯化出人身的白素貞,再無初一現世的風度神姿,這一戰她雖然笑到了最后,可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不說她那副行將俱滅的白龍真身,就連自身道行壽命都不知被折去了多少,就算今日將林海斬于刀下,頂多也只算得上是慘勝而已。

不過,生死之爭,慘勝就是大勝!

白素貞此戰過后,還有無盡的歲月來修補損傷,而她的對手林海則永遠沒有這個機會了。

故而當白素貞完全以人身顯化于林海身前之時,她是帶了一些勝利者的高傲,居高臨下的看著僵坐不動,幾乎油盡燈枯的林海:

“我贏了?!?/p>

“你只是還沒有輸而已?!?/p>

林海眼皮不抬,依舊維持著原狀不動,好像根本沒有發覺顯化人身于前的白素貞,若不是這一聲張口言語,他的樣子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入了定的老僧。

“幽州城只不過是上半場,下半場還在天柱山,剛剛開始而已?!?/p>

平靜無比的話語,卻恰到好處的碰到了白素貞的逆鱗,這不可一世的大妖面色不變,目光卻略有沉凝,緩緩抬起了一張纖細白皙的手掌,似乎是想要摸摸林海的頭頂。

“那我就先結束了這上半場!”

仙人撫我頂,叩指斷長生!

林海對于白素貞這殺意十足的手掌恍若不覺,好似放棄認命,甘心受死。

可是白素貞何等修行,早就察覺到他隱于袍袖中的那只手掌,劍意如暗流涌動,深沉如許,故而雙方看似平靜,實則在暗地里都準備好了真正的絕殺手段。

林海微微嘆息一聲,他固然在袖中留了最厚一手劍印來當做拼死的手段,可這一記劍印如果不是時機恰到好處,又如何能夠滅殺得了有所防備的白素貞?

僅用了一只手掌橫壓過來的白素貞早就發覺了林海的這點手段,暗地里還備有殺招防備,因此這最后的一記劍印,說不得只能以收效甚微,或者毫無作用來收場了。

就在林海打算遞出自己最后一記劍印,想要白素貞再次傷上加傷之際,一直以大勢壓來的白素貞卻猛然收回了手掌,顯露于外的皮膚上肉眼可見的浮現出了密密麻麻的白色鱗片,一雙秋水眸子也瞬間變化成了倒豎的森冷蛇瞳!

前一刻還是絕代佳人的白素貞,下一刻便是以這等駭人的妖魔外相反身應敵,已經不能稱得上是人手的掌印向后平推,與后方不知何時悍然殺到的金色佛光碰撞在一起!

金光顫抖,妖風嘶吼,由始至終都沒有睜開眼睛的林海,在這一刻帶著十分的意外與訝然,猛地睜開了雙眼。

只見到倉促間應敵的白素貞,居然在身后襲來的佛光下漸有不支之感,林海心中意外之情更重,來不及猜想推測當世還有哪位佛門高手如此強悍,手中劍印一起就要配合這個高手,遞出手中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然而林海不過稍有合擊意動,那邊的白素貞已經果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6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