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蕁把廚房收拾干凈,一轉臉就看到楚時言已經換上了正裝。

她立刻解開身上的圍裙,大步朝楚時言走過去,“你換衣服干嘛?”

楚時言扭頭看向她,“診所那邊有病人,我得過去一趟?!?/p>

南宮蕁見他說完就要走人,連忙伸手一把拉住他,“誒!你不能出去!你自己現在也是病人!而且我們剛才離開醫院的時候,我特意去問過醫生,他說你這種情況需要在家里靜養。你自己想想,到底是自己的身體重要,還是賺錢重要!”

楚時言對上她嚴厲的表情,抿了抿嘴角,“這不是賺不賺錢的問題,而是誠信問題。那幾個病人都是好久之前預約的,我如果爽約,他們就會承受更長時間的病痛折磨?!?/p>

“那你自己呢?難道你就不愛惜自己的身體?”

“我自己還好,只是小毛病,扛得住?!?/p>

南宮蕁見他逞能,很想發火,說不管他了。

可是看著他眼底認真的表情,咬咬牙,到底還是妥協了,“算了,我送你過去吧?!?/p>

她去過他的診所,知道診所離他的公寓并不遠。

楚時言沒想到她會這么好說話,俊臉上頓時露出受寵若驚的表情,“你答應讓我去診所?”

南宮蕁無奈地撇了撇嘴巴,“不讓你去能怎么辦呢?你都說了,不能讓病人承受痛苦,我要是攔著你,豈不是罪大惡極?”

楚時言目光落在她明艷動人的臉蛋上,漂亮的桃花眼里浮起點點笑容,“南宮小姐,你真是個好人!大好人!”

“嘁!”南宮蕁白了他一眼,輕哼一聲,“別給我發好人卡,我不是什么好人,我就是不想自己良心受譴責而已?!?/p>

說著,她拿過車鑰匙,然后扶著他往電梯走。

等南宮蕁把楚時言送到診所,前臺值班的護士看到他走路一瘸一拐的樣子,立刻驚得從凳子上站了起來,“楚醫生,你怎么了?是哪里受傷了?”

楚時言看了南宮蕁一眼,微微勾了下唇角,“就是不小心把腳扭了,沒什么大問題。對了,病人呢?”

護士回知道肯定,“我讓他們在休息室等著了?!?/p>

“你讓他們來我辦公室吧?!?/p>

“好的?!?/p>

南宮蕁把他送進辦公室,直到將他扶到辦公椅上坐穩,才微微松了一口氣,“我先去菜場買菜,晚點過來接你,可以嗎?”

楚時言沒想到自己居然還能有這個待遇,一臉驚喜地問,“你等會兒還要來接我下班?”

南宮蕁回道,“當然,我要是不來接你,你一個回去能行嗎?”

楚時言果斷搖頭,“我肯定不行?!?/p>

南宮蕁看著他自我否定的表情,忍不住輕笑出聲,“知道了,你要是什么時候好了,記得給我電話?!?/p>

“好的?!?/p>

楚時言目送她離開辦公室,直到她的身影在門口消失,他都沒有收回視線。

這個女人看起來一副精明干練的御姐范,沒想到竟然是個傻白甜。

見她這么關心自己,他忽然覺得自己裝病騙她的行為特別不厚道。

“楚醫生?楚醫生?”

就在他走神之際,耳畔忽然傳來一道低喚。

是病人已經進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