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叢有沒有欺負你?”如雪公主一臉認真的問道。

就連古玥怡都不由得好奇看著她,等著她回答,這兩人的嚴肅的表情落在季燃的眼里,讓她覺得很好笑。

她于是笑著說:“你們想什么呢?有王爺在,誰能欺負得了我?”

聽到這句話,她們倆才緩緩的松了口氣,看著她臉上的情緒也才確定事情真的沒有她們擔心那樣。

“事情沒有你以為的那樣嚴重,越太子只是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月夏皇子說了后,她就算再懷疑也不得不相信?!?/p>

真相擺在那兒,由不得她不信。

“那晴兒肚子的孩子是誰的?”

“六皇子?!奔救忌钗丝跉?,緩緩道,“南楚國的六皇子月瀾?!?/p>

聞言,如雪公主跟古玥怡不由得倒吸一口涼氣,良久才緩過勁兒來。

好不容易跟她們說清楚這些事,將人送出嶺王府后,季燃才大大的呼了口氣:“可算是將人送走了?!?/p>

靈兒一邊扶著她一邊說:“少夫人跟如雪公主也是關心小姐,若非如此,她們何必要親自過呢?”

若是只是好奇這件事最后的結果,讓人去打聽一下就好,根本就不需要親自過來。

季燃當然會知道她們是關心他,否則一開始便將人遣走,又如何會跟她們聊了那么多。

回到院子,便看到洛醉就站在房間門口等著她,她嘴角彎起一抹清淡的笑容,下一刻便抬腳朝著洛醉走去。

見狀,霍情跟靈兒便識相的轉身退出院子,還要將所有人都遣走,給他們留一個單獨的私人空間。

季燃來到洛醉的跟前,抬手便抓著他的衣領,看著他,卻也是什么話都沒有說。

許久才緩緩開口道:“你有沒有想過若是今日的結果正好相反,你又要怎么辦?要怎么跟我解釋?又如此處置晴兒姑娘?”

洛醉開口就是一連三問,倒是讓洛醉一下子沒能夠回過神來,過來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壓低聲音說:“你想知道?”

季燃點頭,若不是想知道,她為何要問?

洛醉突然彎身將她整個人抱起來,轉身時將門帶上,隨之朝著里屋走去。

季燃緊緊的揪著他的衣領,卻還是一臉好奇的看著他,他將季燃小心翼翼的平方到床榻上,居高臨下的盯著她。

后者還是一臉認真地說:“你會如何?”

洛醉哭笑不得,他都做到這個份上了,居然還能聽到季燃如此好奇?

他俯身,低頭在季燃的唇上親了親:“好好奇嗎?”

季燃不明白所以的點點頭:“好奇?!?/p>

洛醉雙手撐在她身體兩側,輕描淡寫地說:“本王就沒想過還會有第二個可能?!?/p>

這一句話,讓季燃不由得愣了一下,一臉震驚的盯著洛醉。

察覺到她的一絲不對勁,洛醉眼眸微瞇:“怎么?”

“我也是這樣跟雪兒她們說的?!?/p>

其實這句話是如雪公主問她的,她的回答跟洛醉的回答幾乎一模一樣,她也不認為今天會有第二個結果。

聽到她的話,洛醉的彎起來的嘴角更加彎,他果然是跟季燃心有靈犀。

“本王是不會讓第二個結果出現的?!?/p>

他跟晴兒沒有關系,也不可能讓任何人利用他達到對方的什么目的。

他可是嶺王殿下啊。

——

翌日。

月璃親自來嶺王府找季燃。

這倒是讓季燃有些意外,她以為月璃會等著她到月下樓,不過就算月璃今天沒有過來,她也是要到月下樓去的,月璃過來倒是讓她省了不少事。

“昨天情況特殊沒能給你打招呼,你不怪我吧?”

月璃一上來便跟她一臉熟稔的模樣,倒是讓季燃意外,畢竟她并不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