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光享瞧著他笑著搖頭說:“我們兩人都活了這么大的年紀,有的事情,也不必要說得太過透徹了。你也不必在我面前一直佯裝下去,你這樣也很累啊?!?/p>

他們兩人互相笑看對方,然后各自用手輕撫著胡子都保持沉默,好一會后,沈力維起身離開的時候,他才開口約喬光享下一次去沈家聚會,他不會介意把小曾孫抱給喬光享看一看。

喬光享起身送客,直言,自家也不會缺少小曾孫的,還真不必要趕到沈家去看孩子。沈力維要是實在有心,可以帶著小曾孫來喬家玩耍。

兩位老人家絲毫不顧忌身份地位,就這樣站在院子門口,一來一回互懟了好幾句話,然后還約定下一次見面的時間,再各自互相背向各走各的。

他們身邊的人早已經習慣了這種場面,在沈力維走遠后,在喬光享進了房間后,院子門緩緩的關上了。

冬天雪花飄飄的天氣,喬云然姐妹坐在屋檐下看書,喬云然神情沉靜的看著書,喬云惜則是心神不定的手拿著書,那眼睛卻望向院子門口。

喬云然趁翻書之際抬眼望著她,說:“惜兒,你想陪母親一起做針線活,你現在可以去啊。你這心思都沒有放在書上,也不必在這里吹著冷風,等著母親派人來請你了?!?/p>

喬云惜緩緩的搖頭說:“姐姐,我不敢去,前些日子,母親逼著我們做針線活,這些日子,她突然不逼著我們做針線活了,我總覺得母親會有一個大的舉動?!?/p>

喬云然瞧著喬云惜很是淡定道:“你想得太多了,母親現在能夠對你做得最大的舉動,也就是為你定下一門親事,這事有父親張羅著行事,最慢明年春天也應該會有眉目了?!?/p>

喬云惜聽喬云然的話,她的小臉微微紅潤起來,有些小心翼翼的問:“姐姐,你和未來姐夫定親之前,你是怎么想象他的?”

喬云然抬頭望著喬云惜滿臉認真神情,說:“我從來不去空想一些事情,特別是這種大事情,我擔心想得越多,最后越不能夠如愿,我覺得不想,大約就是最好的結果?!?/p>

喬云惜伸手輕拍自個的額頭,她在這方面和喬云然提及起來的時候,總有一種雞同鴨講的感覺,明明應該是最美好的話題,但是姐妹在這方面就是說不到一處去。

喬云惜起身說:“姐姐,我先把書放在桌面上,我去和瑜姐兒說一會話吧,她肯定有和我差不多的想法?!?/p>

喬云惜施施然的走了后,喬云然反而想了想當時的心情,她自然是做不到心靜如水,只是她當時還真想象不到沈洛辰會是她未來的夫婿。

后來知道結果以后,她的心里面也沒有任何的詫異和排斥,只覺得總算是解決了一樁大事,日后家里面人和她自個,都不用再為這樁事情糾結了。

納氏和戴氏商量喬云然嫁衣的時候,喬云然自然是聽了聽,她的意思便是希望嫁衣不要太過復雜了,別的自然是聽從長輩們的安排。

納氏和戴氏都覺得喬云然在這方面沒有慧根,反而跟在喬云然身邊的喬云惜,還提了好幾條意見,她的意思是喬云然的嫁衣一定要精致,款式要經得住別人一再的推敲。

納氏和戴氏因此又和針線房管事商量了好一些日子,總算在前幾天定下款式和布料,喬云然去瞧了瞧,比她想象的要好看太多,她的心里面自然很是歡喜,直接表現出喜色來。

納氏和戴氏還有針線房管事都覺得這些日子的功夫沒有白費,喬云然以前可不是這種喜氣張揚的人,她現在能夠這般的歡喜,這是真的非常喜歡。

納氏過后和喬云然悄悄說了,等到嫁衣裳快要收尾的時候,挑選一個好日子,喬云然過來縫上幾針。

喬云然明白的點了點頭,納氏在心里面輕舒一口氣,她當日這般和喬朝芳說的時候,喬朝芳一定要她解釋明白,可是讓她糾結不已,只覺得女兒怎么這般的實

本章未完,請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第1頁 / 共2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