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便應付了兩句,她轉移話題,“柳柳呢?你怎么不陪她,跑我這里來了?這可太不像盛大少你風格了?!?/p>

“她睡著了?!?/p>

“難怪,你還有空跟我閑聊?!?/p>

就算因為柳柳的關系,他們能說上話,可畢竟不怎么熟,怎么都覺得是尬聊,搞得唐果兒覺得氣氛始終很尷尬,她都不知道該和他說什么。

不過他看上去卻不怎么尷尬的樣子,始終瞧著那薔薇花,從來到現在,一眼都沒看過她。

唐果兒揉了揉鼻子,悶聲道,“那盛先生慢慢賞花,我就不打擾你了?!?/p>

盛又霆沒吭聲,唐果兒以為是默認了,準備轉身離開。

而就在她轉過身的瞬間,盛又霆那低沉的聲音,突然響起,“唐小姐?!?/p>

盛又霆喊她干嘛,搞得她忐忑不安,渾身不自在的,可能沒有柳柳在,跟他獨自相處不怎么習慣。

但這樣不理會直接走掉,顯然會很不禮貌,又搞得她好像在心虛什么,所以她是不會那樣做的。

她回過頭,狐疑道,“還有什么事嗎,盛先生?”

盛又霆終于看她了,那雙湛藍深邃的眼眸,直直的對上了她,盯著她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險些沒有承受得住,腿一軟就摔了下去。

嘖嘖,還是別看她的好,盯著她看感覺半條命都沒,好懷念顧小白那雙總是含著懶懶散散笑意的眼睛了,“怎,怎么了?”

“怎么這樣盯著我看,我臉上有,有什么臟東西嗎?”

說罷,還緊張的伸手摸了摸,手心空空的什么都沒有啊,連滴傷感的眼淚,都沒有流出來。

“不是?!?/p>

“那,那是什么?”要死了!還盯著她看,唐果兒覺得自己跟沒穿衣服一樣,不管是身上還是心理,都被他給看透了,半點秘密都藏不住。

果然下一秒,“你們離婚了?!?/p>

不是疑問句,對方表情都沒變,淡淡的,仿佛在陳述一件再簡單不過的事。

卻轟隆一聲,把唐果兒腦袋里安裝的那顆定時炸彈,給炸開了。

“……”這是要她說什么好?

喉嚨咕嚕滾動了下,她以為自己控制得很好,看起來也足夠正常,結果一開口,嗓音還是沙啞得不像話,“你怎么知道?”

現在就只有陸總和漾漾知道,而陸總和漾漾,斷然不會告訴盛又霆的,他們關系沒好到那份上。

“無意間在網上,看到了他爸被你倆給氣死的新聞?!?/p>

“……”能別用那么輕輕松松的語氣,往她心口上捅刀子嗎?太疼了,疼得她要窒息,直男沒得救。

哦,或許是對待旁的不怎么相關的人,所以才直男吧,對柳柳可不是這樣子的。

“所以,不用誰說,光是猜都猜到了?!?/p>

“而你跑來南城,就更讓我確定了?!彼樕紱]變一下,仿佛在跟她拉家常,“今天離的?”

“……”會心一萬點傷害。

她強忍心痛,壓下去那排山倒海的負面情緒,深深吸了口氣,故作輕松,“啊,今天離的,不愧是盛大少,可真會猜?!?/p>